【作  者】 黄卉
【单位名称】 北京航天航空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读书》2008年第11期
【发表时间】 20081115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一切意外都源于各就各位” ——从立法主义到法律适用主义
  曾经在和学友交谈中说我们可以预言一下,三到五年,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会全面转向规范法学,从而高度重视法律适用。若干个月以及一年前,我们也说过这样的话,但不是说三五年,而是类似“五年之后规范法学问题就会明朗了”。学友认为我天真得可以。近些日子,看到贺卫方教授从北大去浙大的南飞告别讲话,反复论说的一点就是“保证法律正确实施的问题是当前最迫切的问题”,其实是说,法律适用比不停立法重要得多。也许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契机,敦促法律工作者思考一下,法学从立法主义(立法论)转向法律适用主义(解释论)的时刻,是否已经到来。
  美国圣路易斯安娜大学法学院的一位名叫南希的教授曾经访问华东政法学院。她擅长国际税法,到处讲学,对我国的税法很有一套看法。有一次一起喝茶,我吃力地说着英语,毫无知觉地时而妄自菲薄,时而纵容自己的民族主义情绪。南希说话也常激动,我们隔着茶几坐着,倒也相安无事。不知怎么她问我如何看待我们的税法,我一窍不通,但沉着应对,说我们的法制建设还刚起步,税法过于简陋,基础框架还没有搭建成型,诸如此类。正惦记着自己的英语语法,只觉得体态丰腴的南希猛地越过茶几向我倾过身来,凑到我跟前,慢慢地但重重地说:你们的法已经够多了,重要的是要认真对待(我还记得“enough”和“take seriously”)。她长篇大论,但总结起来,好像就是说“保证法律正确实施的问题是当前最迫切的问题”。
  那是1993或1994年,肯定是夏天,因为南希穿了一条深蓝色的连衣裙,当时惊讶她能找到如此合体的衣服,衬托得她胖而威严,很羡慕所以印象深刻。15年的时间过去了。我想,至少有百千个外国专家在我国各地的众多法律场所,重复表达过这层意思。我们好像听不进去,或者听不懂。所以,贺教授在盛大的告别演说中提出要重视和正确适用法律,听起来还这么新鲜。
  规范法学或者法律适用主义不能统领法学研究和法学教育,有着若干理由。第一项可以归结为立法惯性抑或立法迷性。三十年前重建中国法制时没有可依之法,也许因为路径依赖吧,或者直觉告诉我们此地没有生长英美判例法系统的土壤,所以老师一辈的法律工作者毫不犹豫地踏上了清末开辟的大陆成文法系的征途,大举立法。反正条条大路通罗马,何况考察我们帝国时期的法律传统,还是更接近这一法典编纂体系。只是,立完法却无法着急考虑如何使用(法律适用),或者适用一遇到问题就呼吁重新立法,这有些费思量。
5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