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胡吕银
【单位名称】 扬州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比较法研究
【发表时间】 20080815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两面各具特色的镜子——社会转型期的中俄物权法比较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的通过,标志着这部规范中国社会生活的重要法律在立法程序上尘埃落定。但法典的出台并不意味着一定能够带来良好的社会效果。要使《物权法》真正发挥在当代中国应有的作用,对其进行深入的研究是必要的。而在众多的研究中,比较研究是其方法之一。
  《物权法》的比较研究可以是多角度的,但将其与俄罗斯的物权法(《俄罗斯联邦民法典》第二编“所有权和其他物权”,以下简称“物权编”)[1]进行比较研究,意义非同一般。一部物权法能够浓缩一个国家的历史与现实,形成自身的历史任务、价值取向和实践功能,亦即一国的物权法是映照一国尊严和智慧的镜子。中俄两国除基本政治经济制度不同外,在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差异并不大,但两国的物权法却有同有异,如同两面各具特色的镜子。何以如此值得深思。
  一、立法体例:结构不同,本质一致
  物权立法采何种体例这不是简单的立法技术之争,而是涉及物权法的逻辑、功能和价值的大问题。《物权法》第2条第2款规定“本法所称物权,指权利人依法对特定的物直接支配和排他的权利,包括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由此形成《物权法》以所有权编、用益物权编、担保物权编为主干的物权法体系。有学者将这一立法体例称之为“物权法教科书体例”。[2]但这一体例却存在着巨大的缺陷。首先,这一体例的逻辑结构不平衡。所有权与用益物权、担保物权不在同一逻辑层面上。按照传统物权理论,所有权是自物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属于他物权,是他物权的下位概念。既然如此,就不能将用益物权、担保物权与所有权并列,除非把所有权解释为自物权的下位概念。将“占有”与
-------------------------------------------------------------------------------
[1]《俄罗斯联邦民法典》,黄道秀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版。下文对该法典条文的引用,不再一一注明。特此说明。
[2]孟勤国:“论物权法的功能与价值”,载《环球法律评论》2006年第1期。
-------------------------------------------------------------------------------
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并列就更不具逻辑性。在传统物权理论,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里面都没有“占有”的位置,只得另成一块。但“占有”既非物权,何以能与三种物权并列?在逻辑上是什么关系?“占有”是作为权利还是作为事实?传统物权理论没有回答这些,也回答不了这些。将所谓的“担保物权”放在物权法中不仅不合逻辑,而且近乎荒唐。例如,所谓“权利质押”中的知识产权,其客体不是物而是知识,为何能将其放在物权中,为何不将其称之为“担保知识产权”,担保物权真的具有直接支配特定物的属性?传统物权理论从来不解释这些。因此,沿用了物权法教科书体例的《物权法》,逻辑上很不协调。其次,这一体例使《物权法》本质上成了一个所有权法。“从罗马法到中华民国民法典,物权法都是为了规范和调整财产归属关系,没有规范和调整财产利用关系的目的,之所以出现了几种他物权,是为实际生活所迫。物权法等于或至少相当于所有权法,是大陆法系民法的立法取向,更是物权法教科书体例的基石。”[3]当《物权法》以教科书体例作为立法体例时,传统物权法的价值取向——所有权高于一切,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沿袭了。就整体而言,仿效物权法教科书体例的《物权法》,所解决的财产问题和解决财产问题的方式与大陆法系既有的物权法没有太大的区别。而既有的物权法本质上是所有权法。
6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