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黄金兰;周贝斌
【单位名称】 厦门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河北法学
【发表时间】 20070505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概念分析与微观论证:中国法学的一个未来面向——接着《中国法学向何处去》讲
一、引言:“照着讲”还是“接着讲”
  邓正来关于中国法理学研究现状及未来的长文《中国法学向何处去》①自发表以来已经引起了国内法学界的普遍关注和巨大反响。以笔者并不全面的统计就看到《政法论坛》、《河北法学》等期刊已分别开辟专栏对之展开专门的讨论。应当说,当下的相关讨论,其情不可谓不热烈。然而,若仔细分析已有的这些关于《何处去》之讨论,我们就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即,它们更多地是在“照着讲”,而很少或几乎没有“接着讲”②。换言之,现有讨论对于“娜拉为什么会出走”(为何要关注中国法学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关注的较为充分,而对于“娜拉出走后”也即中国法学到底应该往哪儿去的问题没有予以足够的回应。
  也许有论者要说,我们为什么要接着讲?《何处去》一文不早就明确提示了“当我把你从狼口里拯救出来以后,请别逼着我把你又送到虎口里去”?这种可能之诘问背后的意思是:《何处去》本来就不希望读者“接着讲”,因为那无异于是制造新的“狼口”或“虎口”。但笔者更愿意这样理解《何处去》的意图:它主要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提出问题,所谓“把那个被遮蔽的、被无视的、被忽略的关于……的问题开放出来”。退一步讲,即便《何处去》真的不愿意中国法学作为一个整体掉进某种“口”,这也并不意味着它反对我们尝试着去个别地回答“中国法学到底向哪儿去”这一问题;毋宁说,它反对的仅仅是无视法学研究之“理想图景”的缺失,以及不分青红皂白地向中国法学强加在部分人看来是“神”而另一部分人看来是“魔”的理想图景罢了。
  这就正如笔者曾专门撰文指出的,作为整体的中国法学可以不要一个“统一”的理想图景,因为那意味着多样性的灭失进而也必定意味着中国法学的枯萎;但是,作为个体的法学人或者作为某一个流派的法学人,则必须有自己的“理想图景”,因为唯有如此才不至于沦为学术投机分子,也才能为中国法学的发展作出真正的贡献[1]。
  因此,笔者以为,在关于《何处去》的态度上,除了“照着讲”以外,还必须有“接着讲”的一面。那么,中国法学到底应该向哪儿去,作为一个整体性的问题,笔者当然无力也无意对之进行回答;但是,如果考虑到中国的学术传统以及当下中国法学研究已经出现的一些“苗头”,那么,也许我们可以尝试着对这个问题作一种非全局的、也即能够与其他“答案”相容的回答。
  因此,所谓“接着讲”的前提就应当是对中国(法学)学统进行必要之分析了。
7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